欢迎您!
主页 > www.58008b.com > 正文
网红歌手“入侵” 主流唱片公司
日期:2019-09-08

  相较于早期的网络歌手,如今“网红”享受到的网络红利更为明显,雪村、庞龙、汪苏泷等早期的网络歌手,虽然创造了不少市场价值,但一直被主流话语拒之门外,从业经历更多的是寻求主流认可、通过自身努力撕标签并从音乐圈鄙视链底端融入到主流的过程。

  “网红”概念诞生至今,大众对这一群体的认识经历了排斥、了解、接纳的一个过程。从“玩个性”初代网红,到以回忆专业小马甲代表的“晒生活”二代网红,再到以“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papi酱为代表的“玩内容”第三代商业化网红,“网红”在形式上、内容上、平台上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而以陈雪凝、刘宇宁为代表的网红,严格来说则属于网红产业细分垂直、专业化趋势下的以音乐为外壳的第四代网红——网红歌手。在催生网红经济的同时,“网红”个人自身也具有一定的IP价值,并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商业体系,高人气、超强的带货能力、粉丝黏性强是这一代“网红”的特征。

  据了解,中国台湾索尼音乐娱乐就为YouTube网红郑茵声发布了新专辑,内地索尼音乐近期也开始运营自己的MCN机构,而业内人士透露,华纳音乐曾有意签约冯提莫,摩登兄弟刘宇宁的首张专辑也选择与环球音乐合作。

  目前来看,网红成为主流艺人的过程也并非一帆风顺,但相较于其他类型“网红”的流量粗暴变现,网红歌手征战主流平台的姿态仍旧是最为突出并具有一定行业启示意义的。他们在向专业歌手转型的路上,网红歌手们不约而同地在作品的选择上,力图完成从翻唱他人作品到推出个人单曲的转变。

  在平台资源上,这些网红歌手也从直播平台扩展到主流媒体,涉足领域涵盖综艺、OST、商业宣传曲、品牌代言等,从真人秀到音乐类综艺以及各大晚会,网红歌手从未缺席。在实现商业价值的同时,他们也打造出了具有自身印记的IP,扩充了自己的职业版图。

  当然,这本质上也是由以音乐为外壳的第四代网红区别于其他类型“网红”的独特性所决定的。井喷式的短视频、直播平台下催生的流量具有很强的替代性,网红们普遍面临的是粉丝增速降低、平台众多、49799神仙居研究院,流量分散等问题。

  但相较于其财经、读书、游戏、服装、美妆、健身等垂直项下的“网红”,网红歌手牵涉到的原创性、版权概念都略高。对于他们来说,如何留住自己的流量,不被流量反噬,高质量的作品输出是首要因素,将“翻唱时代”积累的粉丝流量变现就具有一定的迫切性。

  与网红产业相对应的,除了网红经济背后市场的运行逻辑,更是流媒体大时代背景下用户音乐消费习惯的变迁。《2019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报告——数字音乐产业发展专题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数字音乐产业总产值达到609.5亿元,其中数字音乐付费下载、流媒体付费订阅、电信增值业务在内的数字音乐产业核心层产值为129.2亿元,以直播、社交娱乐等为代表的泛娱乐数字音乐产业产值为480.3亿元。

  唱片公司必须接受的是,对于煲剧、追综艺的Z世代们而言,单纯听一首歌的时代已经过去,去实体店购买一张专辑远不如窝在沙发里刷一首抖音神曲来得自在和满足,而网红们也拥有了唱片公司用多场宣发会、综艺通告都无法企及的流量。

  由此看来,唱片公司捆绑流量是一个互利的模式,是市场的选择,也是唱片公司寻求各大发展、突破目前困境的必然选择。不得不注意的是,相较于欧美“网红”的职业化发展,国内的网红歌手的转型模式目前还略显粗糙。

  一方面,国内的网红歌手并没有将自己定义为音乐行业的从业者,大多数只是作为维系人气的手段,作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种小众狂欢,并没有得到主流音乐圈的反馈,甚至是游离在主流之外的一种存在;另一方面则是国内音乐产业的不成熟,并不具备一套完整的艺人成长体系,从网络走红后并不能直接签约唱片公司并转型成专业音乐人。

  而如今,这一现状已经渐渐被打破。国内网红入侵唱片行业,预示着国内市场对于网红苛刻的转型态度开始软化,“网红”到专业歌手的大门也将打开,从网红出道也会慢慢成为国内音乐圈从业者的另一条路径。某种程度上看,当受众、唱片公司都准备好了,行业对于市场发展的嗅觉也将越发敏锐、更具开放性,这是时代发展的必然,也是音乐市场多元化的体现。

百采网大全| 无错七尾中特期期精准| 今日财富报玄机彩图| 世外桃源藏宝图救世网| 白姐龙虎霸网站| 金财神特码论坛香港| 香港惠泽马会具乐部| 九龙图库红姐报码室| 香港名站一句解生肖| 特肖秘籍每期更新彩图|